童程童美“新战役”:217家校区乐投体育“搬家

发布时间:2020-02-26 17:39

2月份截至17日,在将217家线%的学员转至线上学习后,公司在收入方面超过了5000万元,预计2月份整月的营收在9000万元到1亿元左右,这与此前公司在疫情之前做出的营收预算,相差不大

  “2月份截至17日,在将217家线%的学员转至线上学习后,公司在收入方面超过了5000万元,预计2月份整月的营收在9000万元到1亿元左右,这与此前公司在疫情之前做出的营收预算,相差不大。” 达内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韩少云对睿艺讲述了童程童美在疫情期间取得的成绩。

  本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很多素质教育企业的节奏,线下机构纷纷转战线上,导致很多机构的营收并不稳定,甚至没有任何收入。而作为少儿编程赛道内第一梯队的玩家,从疫情发生至今,童程童美的整体营收仍处于平稳增长态势,究竟做了哪些应对举措?未来少儿编程行业的格局和商业模式又是否会因为本次疫情发生改变?

  关键时期,对线下教学场景更加依赖的素质教育机构而言,转战线上处处都是挑战。以童程童美为例,虽然从2018年就推出了线上教学品牌“童程在线年线上学生在童程童美整体学员中的占比也已达10%。但是,在疫情期间线下学员全部转至线上学习,在教学平台的稳定性、与家长协调沟通仍是童程童美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因此,为了突破困境达内教育集团从1月23日(即腊月二十九)就快速成立了疫情应急小组,由达内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韩少云亲自挂帅出任组长,带领集团内部的高管进行应急决策和方案的制定:成立应急小组,并进行管理层应急会议,制定线下转线上的学习方案、销课方案,快速增加线上教学平台的服务器容量。同时,启动了课程设计、调整,一线教学人员的线上教学培训以及与家长沟通转线上方案的工作。

  对于线下转线上方案的实施,童程童美总经理潘公博在采访中表示,由于此前童程童美的部分线下老师就有在周一到周五的时间进行线上教学,而且线上、线下课程内容是一样的,因此疫情发生后,童程童美针对线上教学经验较少的老师进行了多轮关于授课和服务的培训,确保转线上的授课质量。同时,达内教育集团技术部门通过一周的时间对教学平台的服务器进行升级和迭代,在保证可以容纳万人同时上课并稳定运营后才开始正式开课。

  虽然童程童美从2018年就有着线上教学的经验,同时也已经提前做好了服务器的扩容升级。但是,为避免出现意外的服务器宕机,童程童美的应急小组仍然决定学员所上的前两次线上课程均为免费,从第三次课程再开始进行销课。

  “在线下转线上学习后,我们为学员提供两种方案。一是保留线下课程,以较低的优惠价格扩科购买线上课程;二是直接转换成线下课程进行销课,其中会为学生赠送一些课程的课时。”潘公博说。

  在完成疫情期间线下学员转至线上学习的决策并制定好实施方案后,如何保证学习效果,并让家长同意学员在家通过在线的模式学习编程,成为了童程童美的重点关注问题。

  其中,为了保证学习效果,童程童美在将线下学员转至线上进行学习时,采用了“整班迁移”的模式,即原线下助教老师、原线下同班学员不变。“由于童程童美无论是线上抑或是线下,采用的都是三师教学,即线上两位主讲老师与线下或线上的一位助教老师相互配合完成。因此,我们只是将原本在线下校区完成的学习、服务等环节,改为在线上完成。除了学习场景的变化,仍是同一批学员,同一位助教老师,避免了学生产生陌生感,课程进度也不受影响。”潘公博介绍。

  对于辅导老师童程童美进行了为期至少5天的线上培训。大年初一,童程童美的线上课程培训主管们在接到集团内部下发的线下课程转线上学习通知后,在家中便开始了“朝九晚十一”的培训工作。主要是对线下校区老师进行培训,带领老师磨课、乐投体育,练课等。晚上开会总结、复盘当天校区老师培训内容,确保每一位老师都能达到考核指标,保证上课质量。

  “这次疫情来的非常突然,我们有很多的老师在春节假期回到老家,并没有带回电脑。为此,有老师从亲戚朋友家借电脑使用,也有老师借用父母工作单位的电脑,搬回至家中为学生上课。对此,我非常感谢老师们对于教育的尊重与付出。”韩少云在采访中说到。

  另外,保证学习效果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课程。据潘公博介绍,童程童美无论是线下课程还是线上课程,都由同一个教研团队设计完成,所以在课程时长和课程节奏方面,都是相同的,并不存在差异化,这对于学生而言没有陌生感,可以无缝对接。同时,童程童美的教研团队在疫情期间,还重新设计了课程大纲、编写了新的课程案例,研发出了《防疫知识大挑战》课程,并录制了课程视频,希望通过趣味问答的形式帮助孩子们牢记防疫知识。

  基于以上的准备和安排,目前童程童美已有85%的线下学员转到了线上进行学习,在相对于比较发达的城市中,线下转为线上学习的学员比例更是高达95%。另外,从2月1日开课截至17日,童程童美在2月份的营收超过了5000万元,而在这5000多万营收中,续费和口碑推荐报名的费用占到了60%左右。

  对此,韩少云表示,“其实,这次线下学员转线上学习的比例,超过了我们原本的预期,在应急会议上,我们担心童程童美不能平衡成本支出,甚至做出了大幅度削减营收的预想。但事实是,在半个月的时间内,童程童美做到了5000多万元的营收。今年年初,我们在做2020年营收预算时,2月份我们原计划的营收是一亿零五百万元,按照现在的营收速度,预计2月份的营收在9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

  在疫情期,在线教育作为不用接触线下校区仍能完成学习的模式,受到了国家的支持,也得到了培训机构与越来越多家长的青睐。这对于线下培训机构而言,是个非常大的挑战,但同时也是个机会。 其中,对于童程童美来说,这次疫情的爆发,既有弊也有利。因为这次疫情暂停了线下校区的招生,同时还要承担房租成本。但从大年初一开始,童程童美就在尝试与各线下校区的物业沟通减免房租和延期交租的问题。“至今,我们大部分的校区都得到了物业1-2个月的房租减免优惠,这让我们的成本支出减少了很多,让我们为学员提供优惠政策增加了更多的信心。”韩少云说。

  除此之外,线上业务则是得到了“爆发式”的发展。此前,童程童美的线上业务就在稳步的推进过程中。但是这次疫情期间,转线上学习的学员,预计会有部分学员在体验过线上课程后,会留在线上继续学习。据韩少云预测,疫情过后会留存在线年原预计要将线上学员增加至整体学员的20%,但由于本次疫情的出现,促使在线教育渗透率的提升以及线下学员在线年线%。

  另外,“童程在线”的人员规模目前已近千人。原计划2020年会在北京之外建立童程在线的第二总部。虽说,本次疫情会影响童程童美建立第二总部的选址和节奏,但是由于生源的快速增长,仍会考虑在疫情结束后加速进行。

  韩少云表示,不可否认,本次疫情的出现对于达内教育集团而言的确是个挑战。但是,这同时也在加速达内教育集团成人业务和少儿业务的线上化探索进度,同时也在倒逼达内教育集团对于OMO模式的探索。